健康管理/王钦堂:高龄化社会‧重视银髮族需-铭润北京拓展训练

健康管理/王钦堂:高龄化社会‧重视银髮族需

发布时间: 2018-06-27 08:50      来源:拓展训练 http://www.tuozhanm.com        点击数:
文 / 哈佛健康事业董事长 王钦堂因为习惯乡下生活,母亲从来没有在台北过夜过,她根深蒂固地认为,台北交通紊乱、吵杂,「不适人居」。几週前,母亲来台北,竟然整整住了两週,跌破所有家人的眼镜,还一直说下次一定还要再来。行动不方便的她,被推着轮椅出游,我们搭市公车、捷运一路接驳到淡水往返,发现一路上畅行无
文 / 哈佛健康事业董事长 王钦堂 因为习惯乡下生活,母亲从来没有在台北过夜过,她根深蒂固地认为,台北交通紊乱、吵杂,「不适人居」。几週前,母亲来台北,竟然整整住了两週,跌破所有家人的眼镜,还一直说下次一定还要再来。 行动不方便的她,被推着轮椅出游,我们搭市公车、捷运一路接驳到淡水往返,发现一路上畅行无阻,各处马路边的红砖道、上下公车及捷运,都有专为身障及老人设想的设施及服务人员。 我在台北读书创业近三十年,已经也算是一个「台北人」了。这么多年,我长期观察台北的改变和进步,一直认为台北是一个对老人及小孩友善的城市,各项硬体设施都照顾到老幼妇孺的需要和不便。当然这是「首都」台北,可能不能代表所有县市。 除了硬体设施外,随着人口老化的速度剧增,相关照护体系及制度均需要同步到位,才能够迎接一个「高龄社会」的来临。 一位朋友是保险业高阶主管,从事相关工作近三十年,他因为工作关係,长期关注台湾人口老化的议题,他说过去是「养儿防老」,未来是「养老防儿」。因此,保险业及银行业最近也纷纷推出财产信託相关业务,由存户自行指定第三方信託存款的指定用途。前一段时间,也曾有人提倡「以屋养老」的概念,但是银行业推出相关办法后却乏人问津,显示传统孝道观念的影响及国人的养老观念,仍然停留在过去的思维。 因为年纪相仿,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对未来自己年老以后的照护,有共同的担忧,因为未来要靠社会制度、照护体系来养老,不再是靠子女了,因为子女不可靠,或许多人根本没得靠。 高龄长者适应困难 内政部在今年一月公布国内人口结构分析指出,台湾老化指数达76.2%,超越美韩星马。「老化指数」是衡量一地区人口老化的重要指标,根据这项统计,台湾自民国82年起迈入「高龄化社会」以来,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比率持续攀升,101年底已达11.2%,老化指数为76.2%,近10年间已增加32个百分点。与国际相较,台湾老化指数较全世界平均30.77%及开发中国家平均20.69%为高,不过仍尚低于多数已开发国家。 内政部同时也公布国人平均寿命的最新统计,民国101年国人平均寿命达79.51岁,其中男性为76.43岁,女性为82.82岁。 平均寿命延长,原是进步国家的重要指标之一,但目前高龄化却被视为一种严重社会问题的徵兆。由于失能、衰竭、贫穷、疾病、孤独、丧亡易发生在高龄者身上,使社会普遍对高龄者产生负面印象,认为高龄者是社会的负担,使高龄者易受到年龄歧视,忽略高龄者的心理感受,也导致高龄者发生社会适应困难的问题。 另一个社会问题是「少子化」,少子化现象间接造成家庭结构窄化,多数家庭结构为单身家庭、无子女家庭或只有独生子女家庭,因此,未来台湾的人口组成将是,大量的中老年人口及少量的幼年与青壮年人口。少了传统家庭功能中祖父母辈与子执辈互动,间接压缩了高龄者参与社会的机会及空间。 上述现象除了代表人力资源替代上的困境,更显示出本国照护人力严重不足的未来,台湾长者的照护问题也将面临重大挑战。 在照护人力不足的情况下,取而代之即是大量引进外籍劳工,以及如雨后春笋般发展的安养照护机构。但事实上这些替代方案皆有其潜在问题,无法真正缓解长者照护面对的困境。外籍劳工在语言上的差异,使得照护品质因为沟通不良而下降,再加上普遍低落的劳动条件,外籍照顾员的素质也难以获得提升。最后是文化背景不同,一方面无法建立与长者间的亲密感,也难有生命经验分享的喜悦。 安养照护需求大增 至于安养机构,除了素质良莠不齐外,其软硬体设施尚无法满足长者的需求,因为传统子女奉养父母的观念依旧根深蒂固,以及入住安养机构后与原生人际连带的断裂,皆使长者难以接受安养机构的生活照护模式。 正是这些原因,所以现行照护政策中的外籍劳工看护与安养机构设置,仅能治标不治本,无法针对长者问题对症下药。 大部分国人认为最理想高龄后生活为「在宅老化」,且多数高龄者仍喜欢居住于熟悉的社区。惟「在宅老化」及「社区化」必须有完善的配套措施,目前国内居家设施及社区无障碍环境普遍不足。 依高龄者健康状态,各族群均有不同照护需求。健康状况良好者,需要「健康促进」活动,如疫苗接种、适度运动、健康饮食、菸害防治、定期疾病筛检等,以维持良好健康状态。「亚健康」族群,係指身体轻微异常,未达慢性病阶段;透过正确饮食与运动,戒菸、适量饮酒等,将可由亚健康回到健康或发现慢性病早期治疗。而慢性病照护,需要居家自我照护,结合整合式照护服务,如:远距照护服务等。其他需求像急性医疗照护服务、亚急性期照护、长期照护、安宁疗护等。 另一个迫切的问题 欧美等国大多是在跻身已开发国家之林,好几年后才迈入高龄人口社会。这些国家有相对充裕的资源及时间,针对变化中的社会趋势研拟对策,并在政策发展中,逐步修正出最适切的解决方式。相对而言,台湾却没有如此乐观的前景,因为我们在迈入已开发国家之列后,随即面临高龄化的人口结构转变。这代表国家基础建设尚未稳固,台湾将较欧美国家缺乏更多可面对高龄社会的软硬体设施,让问题更为棘手。 当代经济学家 萨克斯,在他的新书《文明的代价》(天下文化)中,引证神学家 昆恩提出全球伦理的观念,提议「人道就是所有经济行为的伦理量尺」、「让人活得有尊严」。 萨克斯进一步列举重要伦理法则,「对别人的尊重与容忍、生存权及其发展、自然环境的永续经营、法治、公平分配与团结;诚实与相互依赖及尊重等」。 萨克斯被称为最具人道情怀的当代经济学家,他所描绘的理想国度是,除了自由市场经济外,强调政府在国家追求繁荣、公平及永续的过程中,所扮演的重要角色。 回到我们自己的国家。国内人口老化所带来照护议题,以及对政治、经济及社会所造成可能的冲击、影响,都需要提早準备因应。而政府在其中所扮演的责任,绝对是责无旁贷的,这恐怕是政府在冲刺短期「有感」经济外,另一个迫切的议题! Top

版权所有: 北京铭润拓展培训中心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tuozhan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集团总部地址: 北京市大兴区亦庄经济开发区4号街区力宝广场C座12层 全国服务热线:4000288501

备案号:京ICP备14001653号-1